top of page
National Flower
< 首頁

修真佛密法走向成佛之道 - 分享我的親身經歷

修真佛密法走向成佛之道 - 分享我的親身經歷

 釋蓮央金剛上師精彩法語開示:修真佛密法走向成佛之道 - 分享我的親身經歷

我們大家再一次的虔誠合掌,我們祈請根本傳承上師蓮生活佛、南摩無極瑤池金母大天尊、水供主尊南摩大白蓮花童子聖尊、壇城諸佛、諸菩薩、諸龍天護法諸尊,祈請加持,開示一切圓滿俱足,嗡嘛呢唄咪吽!        我們敬愛的釋蓮鎮金剛上師,釋蓮姜法師、釋蓮究法師以及所有的理事、理事長以及所有的同門,所有網絡上的同門,大家晚安!        我們每一次的法會開壇,都是以大白蓮花童子為主尊,因為大白蓮花童子就是我們的根本傳承上師。密教如果沒有根本傳承上師傳授佛法,我們是不可能有所成就的。所以第一個,根本傳承上師,我們永遠要把他頂在我們的頭頂之上。因為根本傳承上師代表十方三世一切諸佛,以沒有根本傳承上師,就沒有你我他,更不要說三輪雷藏寺,這個是非常重要!       今天開示想跟大家分享,我自己的真實皈依。在一九八二年的時候,蓮鎮上師的姐姐送了幾本台灣的書給我跟蓮鎮上師,那時候我們才二十幾歲,蠻想念台灣的,四十年前他的姐姐送了其中有一本就是《伏魔平妖傳》,當我們看了這一本書,我跟蓮鎮上師就從心裡想:這個作者所寫的是真的嗎?那時候我們,我跟蓮鎮上師還不是真佛宗,不知道真佛宗,但是我們本身就是淨土宗,我是顯教的,又有學一點禪宗,到處參訪、學得很雜,有天主教、聖靈教,道教都去參與,因為我還沒有找到我真正想要的法門。

看了這一本《伏魔平妖傳》後,我們打電話回到台灣找這個出版社,問他:「這個作者人在哪裡?」然後他就告訴我們說:「你們找他幹什麼?他不在台灣。」我說:「那你可不可以告訴我,他在哪裡?」「他在美國。」我說:「那正好我們也是在美國。」他說:「那你找他幹嘛?」我說:「我看了他的書,感到非常的驚訝,我很想去請教他。」那時候,我跟蓮鎮上師才二十出頭,小毛頭啊!對方說:「你下個禮拜打來吧!」我說:「好!」,於是我下個禮拜又是越洋電話從美國打回去,他就跟我講,他人在西雅圖。我說:「可不可以給我地址?」他說:「可以!他說你可以去找他。」也給我電話。就這樣子,兩個小毛頭傻子、就機票一買,飛到了西雅圖。當時候到西雅圖,我們見到師尊的時候,師尊說:「你們有什麼問題?」因為早期師尊在台灣非常的轟動,尤其師尊的神算有夠準,所以一般去找他的人,都是要問事,十個九個半都是有問事。

所以師尊直接問我們:「你們兩個來找我有什麼事情嗎?」我說:「我們沒有事,最大的事,是你寫的書裡面所講的有關修法、有關故事是真的,還是假的?」師尊說:「千真萬確!只有名字改了。」我們聽完之後。祂問:「你們還有什麼問題?」當時我倆,你看我我看你,我們沒有別的問題了。當時候師尊說:「就這樣子?你們從哪裡來呀?」我說:「從德州。」我們那時候是在休斯頓,「我們從休斯頓飛過來的。」他說:「哦!接著師尊說:休斯頓有個很有名的法師辯才無礙的,就跟我們談了一下,還告訴我們有一對師兄姐也住在休斯頓」。這是第一次的見面。

我們見完面後回來,蓮鎮上師當時他不是蓮鎮上師,是在家眾,他就跟我講,他本來在美國公司上班,他說:「我可不可以跟你商量?」我說:「商量什麼?」「我覺得人生很短,可不可以你帶著孩子,你養他?」我說:「啊?那你幹什麼?」「我要去西雅圖,我要去追隨、我要去皈依聖尊蓮生活佛」。那時候我也是二十幾歲嘛!天不怕地不怕,走就走唄,有什麼了不起。隔年,我就跟著蓮鎮上師又去找師尊,師尊說:「你們又來幹嘛?」我說:「我們想向師尊求法。」他說:「求法?你們要修法?」我說:「沒錯,我們想要好好的修法。」當時候我們不稱師尊,我們是稱盧老師。當時候他說:「好!你們跪下來。」師尊給蓮鎮上師灌頂,灌完了又給我灌頂,灌完了以後,他就跟蓮鎮上師說:「往後你的主尊是誰...,你要好好的修祂,跟祂相應得成就。」。然後師尊轉過頭來看我「你的主尊是準提佛母,我傳妳準提佛母法,你要在這上面好好的下功夫。」我們就這樣皈依師尊了,一點都沒有懷疑。

接著就是蓮鎮上師,不到半年,他把工作辭掉打包袱,飛往西雅圖了。把我跟我兒子丟在德州,叫我自己想辦法,他要去全心修法。在你們想來覺得很好笑,可是當時候的我,覺得也沒有錯啊!修法是很好啊!他既然有心修法,我就應該成全他,我就要護持他,我應該擔起這個責任來,才是對的。那時候我兒子才四歲、五歲,我就毅然決然的擔起母兼父職的任務,我們兩個就這樣,他在西雅圖,我在德州,一路一路的走過來,經過了無數的考驗。

我告訴你們,千萬不要以為說你決定要修真佛密法,你就可以順順利利修真佛密法,我告訴你們,真佛密法是一個大法,我們師尊所傳的法,是教你如何解脫生死,教你得成就的大法,這可不是做大生意啊!你做大生意頂多是金錢來、金錢去,虧一把也沒什麼,頂多我從頭再起,錢再賺都有;可是我告訴你,你現在講的,可是要得解脫了生死啊!這是一個生生世世最大的事業,不是你投資千萬就可以解決的。所以從我們皈依到現在四十年,如果我跟蓮鎮上師要寫所經歷過的種種的考驗,寫一本書都寫不完!沿路上的修行,一大堆的考驗,考驗再考驗,一大堆的誘惑,誘惑再誘惑,一大堆的威脅,一大堆的迷糊,我們在走這一條路,已經身心皆皈依,永不回頭了!

但是這個期間,我也走進走出,什麼叫做走進走出?我們在二、三十歲年輕的時候,只要有聽到達賴喇嘛在加州開一個很大的法會,我們便請假,機票一買,跟蓮鎮上師就去參加;義雲高大師在那邊開大法會,我們也去參加;黃教的導師、白教的導師,我們通通去參加;還有禪宗,當時惟覺老和尚,還有慈濟,我們還在慈濟服務好多年;還有顯教淨土宗星雲大師,還有我們台灣的九華山地皎法師,慧律法師;我們年輕花很多時間到各處去參訪。後來到了我大概三十八歲左右,我經歷過一個很大的變動,我才清楚明白了,便把我到各處參訪所學的法,加以沉澱思維,才了解原來都包含在師尊所寫的書中。而我竟然笨到極點,沒有把師尊的每一本書、每一篇開示都好好的看,因此,我下定目標把師尊的所有書及所有開示,一遍、兩遍、三遍、四遍,無數遍直到有所領悟。

我决定要以半閉關的狀態,好好的去研究、好好的去想哪一個法?哪一個宗派?哪一個法我不管他宗派不宗派,因為那個對我沒有用,重點是師父所傳的法,這個法是不是適合我?每一個宗派都有它的特殊點,每一個宗派都是好的,沒有一個宗派是不好的。我經過兩年半自己不斷的努力,可以講說當時見到我的人很少,兩、三年沒有人看過我,我好好的去參、好好的去想,然後再加上我自己本身的個性,以及我的生活方式、以及我所理解的。最重要的是我確認了我自己從今而後,是要如何的專修一法,一門深入。於是我從師尊的上師相應法,加上準提本尊法,兩法合併,修法沒有一天斷過,我最少花了二十年以上,直到我們蓋廟,因為建廟的時候有時會有突發狀況,否則我每天早晚兩壇法是從沒間斷過的。

所以我今天真心真意的在佛菩薩面前,也在大白蓮花童子的水供之中,我已經六十五歲了,沒有必要騙人也沒有必要忌諱什麼,我要把我心裡面的話講出來,我覺得講出來可以幫助很多人。你們皈依了真佛宗,不管你皈依哪一個宗派 ,你都會受考驗的,除非你想迷迷糊糊的過一輩子,下輩子就要看你這一輩子跟過去世的因緣果報再來轉世投胎。否則不管你進入哪一個宗派?不管你修哪一個法門?而其最重要的是,你要選擇一個真正適合你的法門,然後用正知正念正見,一門深入,經過你的正見正知的去參訪、去考察,參訪所有之後,依據這個正見,跟著四聖諦、三無漏學跟三法印、十二因緣為基礎,然後選擇真正適合你的法門,經由你的正思維改變了你的整個念頭,去沈澱去禪定產生真智慧,那你就知道什麼考驗都是應該的,什麼挫折都是應該的,歡喜受受,因為所有的挫折越大,你的成就就越大,但看你有没有真智慧,能不能走過而已?

我們尊貴的師尊所傳導的真佛密法,在這真佛密法裡面有這麼多的法,你只要執一個法,一法深入終究永不斷,因為一法通萬法,萬法歸一法,法法相通,你絕對會有所成就的。千萬不要當一小草,它的韌性很強,值得我們學習,你怎麼彎它、你怎麼捏它,只要它的根不斷,它還是會長出來,這個值是我們要學習的。我們修行就要像小草,你怎麼磨練我,只要我還有一口氣存在,還可以活下來,我還是修法不斷。但是它也有它的缺點,它的缺點是風吹兩邊倒,今天吹東風我往東邊倒,明天吹西風我往西邊倒。我告訴你們,你今天來三輪雷藏寺修師尊所教的大白蓮花童子上師相應法,而你離開這裡,又去聽聽有的沒有的,等你繞了幾個月後回來。又要重新想想師尊是什麼樣子,如此,你怎麼能夠跟自己的師父大白蓮花童子融入合一呢?

就像你們談戀愛吧!你跟你的愛人只有天天通電話,常常抱在一起,常常想念他,你才能夠樂烘烘的,這個熱度才會永存在吧。若是分開了,一個在台灣一個在美國或一個在哪裡,一年、兩年、三年,起初每天打電話,後來變成一個禮拜打一次,後來一個月打一次,到最後呢?過年過節再來打一次,飯菜都涼了。我們修行也一樣,一定要,也就是選擇一個真正適合你的法脈,就如七覺支中講的第一擇覺支,選擇一個。就像你挑老公啊!總不能隨便挑一個老公吧!挑一個你要的,第二,當挑定了這個老公以後,挑對了這個你要修的法後,要有正見,什麼叫做正見?他是你老公啊!你當然要跟他在一起呀!不要把別人當成你的老公啊!「我可以有三個老公」「我可以有四個老婆啊!」那就是邪見了嘛!真正的正見是我一個老公,一個老婆,通通為家庭著想,這才是正見。

相同的,修法儀軌周全,還有我要了解這個法是怎麼進去的,我的身口意如何跟我的師父、跟這個法融入,這才是正見。當你有正見以後,腦子要會去思考身口意的融入合一。就像你總不能抱著老婆,然後腦子去想別人家的老婆吧,所以要有這個正念、正思維以後,自然你的日常生活,就能正業、正語、正命,如此你的日常生活也就通通俱足了,而修行也是同等道理。

今天又是一年的結束,禮拜一是除夕,接著又是新春的開始,我在這裡祝福大家,也期盼著大家,新年新氣象,萬事如意,身心健康如意。我們每天都聽到法師在做晚課時唱著,是日已過,如魚少水,斯有何樂…..。這是在警惕我們自己。今天我六十五歲了,給我活到八十五歲好了,我剩下七千多個日子,我每過一天,就少掉一天了。我常常告訴我自己,我好像被煎的魚,有時我很忙,雜七雜八的事情很多,但我都盡量把我的心念頭專注放在修行上,為什麼?因為我每過一天,就少掉一天。

所以說,是日已過,如魚少水,斯有何樂?沒有一點點樂趣啊!但是在沒有樂趣中,我還是要用快樂的心情去走絕望的日子。因為我知道人終必將死,早死晚死,通通會死,這是必然的生命法則。所以我要用很快樂的心情,每天堅持修一壇法兩壇法,時時刻刻憶念自己的師父,憶念我的本尊,憶念著佛菩薩;然後我每做一件事情,都要想我做了這件事情有沒有利益眾生?因為我這把年紀了,錢對我來是可有也可無。何況我又是個出家眾,三輪雷藏寺每天都有飯吃、有水果吃,還不止這樣子,還給我們出家人的供養金,雖然不多但夠用了。所以我要更勤奮的修行,用正確的語言去開導眾生,讓大家走上正道。希望大家藉著我的例子,從今回去以後,好好的把師尊的法想一想,要怎麼讓自己可以生死解脫,早日得成就。我們人人都有佛性,你、我、他都有,沒有一個沒有的,師尊可以成佛,自然我們也能成佛。差別的是什麼?我們願不願意下定決心去成佛。嗡嘛呢唄咪吽!


bottom of page